我平淡從容的人生 – 董事局會董及幹事長楊瓊華

发布时间: 2020 May 8    责任编辑: CSGA    人气: 58   

作者:楊瓊華

上天眷顧,給我平平淡淡,從從容容的生活,而我也一直用感恩之心對待人生。

我在三姐妹中排行第三,在那個“小三”還不是貶義詞的時候,叔叔阿姨們都愛叫我小三。上大學讀外語系,外教建議每個人都起一個英文名,我就叫Eifa。

我祖籍中國廣東省揭西縣,因為父親參軍轉業的關係,我在惠州市出生成長,大學畢業後分別在深圳,惠州兩地工作;2002年來新西蘭留學後成家立業,現在有一對淘氣可愛的兒女。

父母親是地道潮汕人,喝著榕江水長大。雖然父親十幾歲參軍離鄉,但他一直根深蒂固的秉承潮汕人傳統,聽見鄉音都感覺分外的親近與激動,部隊裡幾個潮汕老鄉都成了父母親最要好的戰友親人;每逢週末假日,幾家人都會輪流坐莊聚餐,喝茶聊天。

小時候覺得家鄉很遙遠,坐車要將近十個小時,中間要翻山過海,那時候村莊還沒有電話,每次還要請人去通知叔伯們到鎮上接我們。因為父母上班忙,經常是吃完晚飯出發,第二天凌晨才到,然後周一前又要趕回家上班上學。期間還要分別去看奶奶跟外婆,時間總是非常緊湊。

很長一段時間對老家的親人都非常模糊,他們都愛逗我們三個不怎麼會說家鄉話的娃娃。惱羞成怒的我們有時候故意不說潮汕話,從來不捨得責備我們的父親一定會嚴肅的批評我們說:“不管走到哪裡都要記得自己是潮汕人,只要有潮汕人的地方就得說潮汕話。”

後來,最讓父親自豪的就是我們三姐妹都能說潮汕話,可惜父親因病早逝,不能親自教曉我們的下一代說潮汕話。

2002年,我被先生(當時還是男友)“誘拐”到新西蘭這個陌生的國度。我從小被呵護長大,周圍也沒親友出過國留學,大家紛紛勸我三思,但從小任性的我卻抱著待不下去就回家的念頭;拿著仲介給的清單辦起了留學申請。母親當時是反對的,覺得三個女兒還是在自己身邊好,她與父親都有一個共同理念:女孩子不需太優秀、太努力,只要順利畢業後能平平穩穩找個工作,然後成家就好了。但因為我的堅持加上那時父親身體不好,沒有精力管教我,於是我成了家裡的另類,第一個出國的孩子。當時要到一個陌生的國家生活,雖然心裡沒底,但從不認輸的我絕不輕易反悔,幾次曾因繁瑣程式想要放棄,最後還是堅持下來。

我算是幸運的,在家有父母、姐姐和朋友們的愛護;到了新西蘭,也沒經歷太多苦頭或彎路,還得到一個又一個的貴人相助。入讀語言進階班時,老師誇我英語不錯,還說:“你的分數是可以進高級班的,但你選的校區沒有空位…”

另一位老師聽到插嘴說:“高級班有個學生雅思分數達標馬上要入大學了,剛好有個位子空出來給你。”就這樣,我省下了九個月的語言班學費。

新西蘭的教育制度與學習方法跟中國很不同,剛開始上課時我不大適應,每次信心滿滿完成作業,但成績都不理想,後來通過與分數高的同學交流及請教老師,我才領悟到,按書上的標準答案回答最多只能拿到及格,證明你只聽懂了上課的內容,然而老師更想要的是一個通過學習理解,然後由學生總結出來的答案,沒有對錯,只要能站得住腳就好。學生除了學習基本知識,開發鼓勵個人的思維視覺,最終目的是有獨特看法;同時通過小班教學,分組完成課題,培養團隊分工合作精神。

我一開始抱著玩玩心態,後來才認認真真的讀完了兩年MBA課程,受益良多!還認識了最早到新西蘭的同學好友,而她的母親,也是我的新西蘭homestay mum,她後來成了我乾媽。

我畢業後移民政策利好,不僅開放了六個月的工作簽證,讓畢業生有足夠時間找工作;我所讀的MBA課程也被列為移民短缺課程,可免工作擔保就申請移民。我卻認為,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比拿到居留權更重要,於是決定先認真找工作。

我找工作沒有秘訣,就是撒網撈魚。只要認為自己能做得來的工作都投簡歷,而且每一份求職信都認真的寫,即使收到被拒絕的郵件我也誠懇的回信感謝對方。平均每天發出十幾份申請,持續一周後終於得到了第一次面試機會;職位是華人銷售客服。當時我先生覺得工作地點在治安相對比較差的南區,勸我不要去;但我說既然答應了去面試就算不成功,也得給人一個交待。此前我沒有開車上過高速,而公司的環境也的確不太好,周圍很多島人進出,時而大聲喧嘩,時而把車喇叭按得天響,感覺怪嚇人的。當時我進門看見一個中年男子開著叉車在擺放貨物,後來知道他是老闆,從韓國移民新西蘭沒幾年的移民。因為我是在華人報紙網站上看到的招聘廣告,所以便遞交了中文信,恰好老闆能讀一些中文,覺得我的簡歷寫得很好,所以給了一個面試機會。

(後來才知道那裡是Otara區,旁邊是一個政府資助的青少年活動中心,當時的總理海倫阿姨還參加過幾次活動)。

回家後我照例寫了感謝信。不到一周,公司打來電話,很快就拿到了工作合約,此後一直在那公司工作了五年(期間公司搬到了Manukau);直到女兒出生後我才辭去工作。在那裡我感受到了中國、韓國和新西蘭不同的企業和民族文化,老闆又是個非常寬厚的人,確實受益匪淺。

我從開始找第一份工作,到拿到居留簽證不到半年時間,據我所知不少人要等好幾年。

這當中少不了許多親朋好友,尤其是我乾媽的支持與鼓勵,讓我身在異鄉也有強大後盾。對此我一直身懷感激!

我和先生是初中同學,大學畢業工作後又再相遇。兩人經歷了離散、再聚, 到現在已是兩個孩子的父母親。2007年的最後一天,我們在自己的新家迎來了“大寶”豬豬哥,從此莊家、楊家同榮升‘豬家’…

在新西蘭生育孩子是件幸福的事,從知道懷孕的那一秒開始,準媽媽所有的醫護檢查,包括孕期需要補充的葉酸都是免費的;懷孕三個月開始更有專門的助產士全程照護并提供免費諮詢。每次檢查也都很輕鬆愉快,基本就是檢查體重、血壓、血糖跟寶寶大小,不像姐姐在國內的孕檢那種緊張害怕。

這邊的醫生很重視孕婦的精神及心理健康,有很多不同部門負責需要幫助的准媽媽們。孩子出生後,也有專護上門幫助新手媽媽照顧寶寶,一直跟蹤檢查孩子生長情況到四歲。家庭醫生也有提供完整的打各種預防針的手冊,還定時讓孩子免費接種疫苗。新任父母有帶薪產假,收入不高的家庭可以申請補助金,保證基本溫飽無憂。在新西蘭那麼多年,直到懷孕生孩子才真正認識到國民的社會福利,也更死心塌地的上班、心甘情願的交稅。

在大寶兩歲半的時候,我們家又多了個“老虎”妹,有兒有女的日子是充實的,感謝兩家慈母不遠萬里,忍受語言不通,飲食不慣的辛苦前來幫忙;讓我夫妻倆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把孩子帶大。也因為有了老人同住,為了給她們多找些朋友聊天、打發我們上班,孩子上學後的無聊時間,我們開始留意家附近的華人活動中心,鼓勵她們參加社團活動,從中認識了更多華人朋友。

2014年底,我加入新西蘭Spark電信公司(原名Telecom)的華語客戶部代表兩年多後,有一天,接到一位客戶電話,交談中由於他的潮汕口音,讓我忍不住詢問他是否老鄉?果然沒錯,再聊幾句又知道他就是YY耀揚凍品的老闆,跟我先生還曾有過業務往來,奧克蘭華人圈子果然很小。當時姚總還說中國年期間有個潮汕人聚餐會,問我有否興趣參加?

想到可以給老媽找到組織,我欣然應允。之後才知道這個聚餐不簡單,有近500人參加,他們都屬於新西蘭潮屬總會的成員。我無意中加入後,已經迅速發展成新西蘭最大的社團之一;當時的聚餐其實是潮屬總會的成立慶典。我發現,好幾個認識的潮汕鄉親都參加了這個會,大家說著家鄉話喝茶聊天,仿佛回到了家鄉一樣。慢慢地我開始和大家熟悉並在會裡開始幫辦一些事務,不久還被邀成為潮屬總會董事局會董及幹事長。

在這裡我感覺非常舒適與溫暖,因為大家都是友好團結,互相扶持,並踏踏實實做事的人。新西蘭潮屬總會就是一個大家庭,我非常慶倖能成為其中一員。正如我開頭所說,我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蹟,也沒有輝煌燦爛的歷程,然而像所有“膠己人”一樣,努力地生活著,在普通和平凡中默默譜寫屬於自己的篇章,雖不華麗,然而真實。

'